书籍详情 首页
暗度

暗度银汉迢迢

作者:bibi 不懂

角色:牵流上神 | 织织

时间:2022-12-01 11:47

简介:我是织女。 在我下凡泡汤的时候,突然跳出来了一个男人,说我是他命中注定的夫人。 可是月老分明说我的夫君是一个衣着朴素、为人憨厚的老实人。 我看着这位身着鸦黑,袍摆处隐隐浮现暗金花纹,一身贵气的男人,迟疑地开口:「请问贵姓?」 男人微微一笑:「我姓刘。」 我当机立断:「对不起,我的夫君应该姓牛。」 我转头问月老,月老说:「姓牛没错啊,牛莲的牛,牛海的牛。」 1 时间倒回一天以前,我还是那个坚守岗位的织女。

精彩片段

我这才隐隐察觉到我的鼻子正在往下滴着温热的液体。一滴滴血从鼻子流到了我的下巴,又滴在了我的衣服上,滴在了地上。

娘不舍得打小妹,骂骂咧咧地松了我的绑,又警告我,让我快点同意。

当天晚上我没有吃饭,只是窝在炕上。

小妹给我拿了点糊进来,我吃不下。

我从内而外在腐烂。

第二天,娘推门进来,把我拽起来。

我的眼前还是模模糊糊的,全身上下就好像快要散架了一样。

娘骂骂咧咧地说了些什么,我没听明白,好像隔了一层膜,在我耳边挥之不去。

我问她:「他们给你多少钱。」

娘愣了一愣,再次大声吼叫起来:「你还跟我谈钱?这个钱我和你说,你一分也拿不到…… 」

我平静地打断了她:「前几天我去送布,东家说下一块布织朵花纹,织好了有十块银元。」

娘似乎被这笔钱吓到了:「十,十块银元?多久要?」

我说:「一个月。」

她倒吸了一口气,也顾不得我了,转身出门。

我知道,她是和媒婆重新商议去了。

我蹒跚地起身,端起床边的糊糊,慢慢地吃了进去。

我还不能死。

娘和媒婆似乎起了什么争执,两人在门口大打出手,引来了众多街坊邻居。

娘不知道说了什么,媒婆扯着她的头发说:「呸,你个烂货!你以为大家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!之前想着卖女儿,现在女儿能赚钱了又要拖着。两头都想讨好,你想得美!」